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为了解放》

学党史 悟思想 延庆100个红色故事系列--《为了解放》

时间:2021-07-22

1afbbe85807e324770060f1f88604a7b.jpg

1947年春,国民党军队进入延庆后,占据了川区和半山区。延庆县川区、半山区共有二百四十一个村,其中一百九十八个被国民党军占据。只有南山和北山里的四十三个村,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国民党军在高山寺和孟家窑修筑了两个军事据点,用来控制南山根据地;并在晏家堡村组织了所谓“关山队”,严密封锁北山根据地。同时,国民党军还多次进剿北山的白塔、野猪窝、五里坡以及南山的门坎石、北地等村。

县委在白塔村召开县、区、村干部会议,分析形势并制定了“坚持以南北山区为根据地的游击斗争”的工作方针。会后,县委将县、区领导干部组成两支队伍,一支由县委书记姜国亭带领留在北山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另一支由县委副书记郑英年率领前往南山地区活动。

郑英年是四川乐山人,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在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的阶段,他们每天和日伪军打交道,在延庆川上演了一幕幕敌后抗战的精彩好戏。1945年,抗战结束,原本想好好建设家乡的郑英年,被国民党的枪炮阻止住了。郑英年经常向南山根据地的百姓说:“八年我们打跑了鬼子。可是国民党还是不让咱老百姓好好过日子。咱不怕,跟他们打,再打八年,打出咱们老百姓的天下,到时候国家、土地都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

国民党军队的罪恶,总是让解放区的军民憎恶。1947年4月,国民党军准备向高山寺和孟家窑修筑的两个军事据点增派二百人的兵力,更加严密地控制南山根据地。敌人刚一出动,消息便被我们截获了。

“二百人的国民党军增援部队,对根据地是个不小的威胁,这里刚刚搞起来的‘土改’就会因为他们的增援打乱部署;如果能把这伙增援部队消灭……”郑英年得知了这个消息既焦急又兴奋,在心里暗自盘算:“通讯员,立即发电给平北独立团。”

他迅速将准备消灭这股增援部队的消息,通知给了平北独立团和周边各县根据地,请求增援。很快平北独立团一个营和延庆、昌平、顺义、怀柔各县地方武装队伍集结在南山根据地。

郑英年说:“同志们,这次我们要对付的是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两个连,我准备在东三岔一带设下埋伏,等敌人靠近我们,打他个措手不及。”

“敌人的兵力不如我们多,应该没问题。”平北独立团1营长说。

“但是敌人的武器,的确比我们好啊。”怀柔地区根据地的同志不无忧虑地说着。

“没错,敌人的武器的确精良,但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是人!我们有包围南山根据地的决心,有南山地区广大群众的支持,有正确的战略部署,我看这一仗消灭他们不是问题。”

郑英年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跃跃欲试,很快大家随着郑英年观察地形,确定埋伏位置,指定各地点的兵力部署。天还没有亮,所有的部队都到达了指定位置。

国民党军前来增援的两个连,趾高气扬地向东三岔一带靠近。他们毫无顾忌地行走在公路上,没一个担心这里会有共产党的埋伏。一个连长骑在马上,漫不经心地边走边看道路两边,一丝轻蔑的笑浮现在脸上。

“兄弟们,不用着急,天还早呢,中午开饭前一定能到……”

他的话还没说完,道路两旁枪声早已响起。

“不好,有共军……”他一边扯开嗓子喊一边翻身从马上滚下来。

此时,枪声早就打乱了国民党军队行进的脚步,有的抱头鼠窜,有的不知所措,有的虽然从肩膀上卸下了枪,可新发的美式装备还没有告诉他怎么用呢。顿时,队伍一片大乱。

国民党军连长从腰间拔出枪,向天上放了两枪,又扯开嗓子喊道:“别乱,共军没多少人,不要怕,给老子顶住!”

枪声提醒了他们,共军并没有那么厉害,何况还是土枪,和自己手里的美式装备比起来,简直就是老鼠遇见猫。想到这儿,他们又放心了,抬枪的抬枪,还击的还击。

此时,平北独立团1营和各县地方武装的战士,料定了敌人会反抗,早就做好反击的准备。郑英年一声令下,各县地方武装的战士们用猛烈的炮火吸引住敌人的火力,平北独立团1营迅速绕到敌人左翼。随着营长一声命令,所有的人一起开起火。

经过一天激战,根据地击毙击伤国民党军三十余人,俘虏二十余人。不少精良装备被根据地的战士缴获。郑英年看着打扫战场的战士们,心里洋溢起振奋的暖流。

此后的1947年秋,国民党军到南山一带破坏秋收。延庆、康庄地区的民兵小组采用游击战术,一个月内作战十余次,击毙、击伤国民党军数十人。康庄区武委会主任杨金瑞领导的民兵爆炸组多次出击,在延康公路上炸死、炸伤国民党军二十余人。南山根据地的战士们用手中的武器一次次地保卫着人民的领土,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解放战争开始后,解放军独立第5旅一直在平北地区活动,1947年10月被改编为冀热察军区独立第2师。詹大南任师长,黎光辉任政委,吴迪任参谋长,下辖4、5、6团。1947年10月8日,独立2师开进延庆旧县地区。驻扎旧县的国民党军闻讯后,急忙集结兵力在永宁后所屯村设伏,企图偷袭独立2师。独立2师获悉,迅速派前卫营向国民党军左翼迂回进攻,6团2营则向国民党军右翼和侧后方实施包围。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解放军全歼国民党军1个营。战后,独立2师迅速转移到南老君堂、东龙湾、石河村一带。

10月9日,国民党暂编第3军第11师一个团从怀来出发,寻机报复独立2师。几天后,暂3军11师在阜高营、曹官营一带与独立2师遭遇,独立2师6团和4团迅速将其包围,经四个小时激战,独立2师全歼国民党军第11师的两个营。

1947年12月上旬,为配合解放军在平津地区的冬季攻势,独立2师决定打通川区与南山根据地的通道,拔掉高山寺据点。

高山寺靠近南山的长城隘口,有国民党军九十余人驻守。这个据点居高临下,虽然并不高,但是周围没有比它再高的制高点,很难控制。独立2师面对这样一颗硬钉子,准备用包围的打法把它端掉。

詹大南指示战士们:“高山寺据点不打通,我们就不能打通八达岭的一系列关口,对我们今后沟通张家口和北平是不利的,所以你们务必要端掉它。”

“高山寺抗战的时候我们就打过,那里的地形大家都熟悉。我们不担心拿不下来,但是大家一定在时间上和敌人赛跑。”参谋长吴迪,指着战略地图补充说,“我们攻打高山寺,敌人一定会从南老君堂一带增援。我们已经在这里派出部队截击,但是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里,还是需要你们在预定时间拿下这个据点。”

詹大南微笑着说:“同志们,你们是经过战火洗礼的,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任务。有什么困难吗?”

“报告师首长,没有困难,坚决完成任务!”

12月8日,独立2师6团1个营包围了高山寺,4团、5团和6团另外两个营,分别部署于永宁以西的南老君堂、二司一线。

独立2师以优势兵力,迅速将高山寺团团包围。据点的敌人看到山下共军迅速地包围,吓得直咽唾沫。驻守据点的国民党军连长,手扒着据点的工事,探出半个脑袋,看着山下的动静。

“连长,咱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啊?”

“连长,要不咱就投降吧,你看山下的共军数都数不过来,咱们可就不到百十人啊,咱们要是反抗,估计全都得……”

“你给我闭嘴,让我再想想……”

还没等国民党军连长想明白,山下的独立2师早就打响了冲锋枪声。战士们像登山的猛虎,冲锋枪、步枪、手榴弹响成了一片,瞬间全歼了据点的敌人,拔掉了据点。

次日,独立2师在南老君堂截击了缓缓来增援的国民党军暂3军11师,全歼其两个营,缴获轻重机枪四挺、迫击炮二门、步枪一百余支。此次战斗之后,独立2师转移至四海地区休整。

在人民解放军和县大队的有力还击下,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屡遭失败。以南北山区为根据地的游击斗争和独立2师主力在延庆川区多次战斗的胜利,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延庆群众士气,有力配合了解放区土改工作的开展。1948年,延庆土地改革运动后,土地绝大部分归还给农民,真正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广大的贫苦农民翻身获得解放,解放的日子离延庆百姓越来越近了。

(本文来源:延庆档案)

北京市延庆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32400号-1